歡迎光臨訪問本公司網站!
咨詢熱線07712410033

聯系我們

  • 公司名稱:廣西萬泰勞務有限公司
  • 地 址:廣西南寧市興寧區杭州路1號
  • 聯系人:黃女士
  • 聯系電話:0771-2410033
  • QQ:757970982
  • 聯系人:葉先生
  • 聯系電話:0771-2410628 18878733411
  • QQ:232550891
  • 傳 真:0771-2410628
行業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澳大利亞工作簽證騙局
發表時間:2018-01-24     閱讀次數:     字體:【

澳大利亞工作簽證騙局

文章來源:澳大利亞駐華使館

逆战王子金刀觉醒石怎么获得 www.yfhxr.icu 工作簽證騙局。避免付出代價

工作簽證騙局試圖通過誤導申請人,以竊取金錢、財產或個人信息,或者不誠實地獲取某些有價物品。

我們意識到澳大利亞以及其他國家的犯罪分子會使用這些騙局,利用提供澳大利亞工作簽證或永久居留權等虛假承諾,詐取或騙取申請人的錢財。

我們致力于告訴人們申請在澳大利亞工作和生活的正確流程,幫助他們分辨移民欺詐和騙局,從而?;ぷ約?。為了更好地?;ぷ約?,您需要了解自己的權利以及您雇主的義務,這一點非常重要。

大多數人會遵循合理而合法的流程,以滿足簽證和擔保人要求,但有少數人卻不這樣做。我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識別參與欺詐活動的人員,并制定了懲罰措施處理經調查發現存在欺詐行為的簽證持有者和擔保人。

我們正在采取哪些措施阻止這些騙局?

我們非常重視這些騙局并采取了多項戰略,防止人們成為騙局的受害者,同時積極采取行動打擊參與這些欺詐行為的人員。

? 我們告訴大家最新的騙局形式以及需要注意的危險信號。
? 除了標準的擔保人審查程序,我們還會組織各類監察和宣傳活動,確保擔保人和簽證持有者滿足相關移民法律規定的簽證條件和擔保人義務。
? 如果發現簽證持有者/擔保人存在欺詐行為,我們會采取相應措施,這可能包括取消簽證、取消擔保資格等行政制裁、處以???,或者訴諸法庭。在2013-2014年度,我們監督了2,294名擔保人,最終進行了365次行政制裁和28筆經濟處罰。我們還取消了10,454張457類工作簽證,因為發現這些簽證的持有者違反了相關的簽證條件。
? 我們會與公平工作監察官分享信息并開展合作,以監督擔保人是否履行其職責義務。我們還會與其他政府機構分享信息,包括澳大利亞競爭和消費者委員會(ACCC),確保就業騙局或虛假行為能夠以妥善方式得到全面處理。

您可以做些什么避免淪為工作簽證騙局的受害者?

您可以采取一些行動確保自己保持警惕,以免淪為工作簽證騙局的受害者。

? 確保清楚了解符合您個人情況的簽證申請費用和流程。
? 確保清楚了解自己的工作權利以及您擔保人的義務。
? 請謹慎對待任何需要預付費用或者返還部分薪資的工作機會。
? 熟悉當前騙局的某些特征并對于騙局的危險信號保持警惕。
? 如果您選擇移民代理機構,請務必選擇經過登記的移民代理機構。始終注意瀏覽移民代理機構注冊登記局網站,查看移民代理機構是否經過登記。

場景1:警惕簽證騙局
常先生是一位擁有資格認證的廚師。他希望在澳洲的餐飲業找一份工作。他和家人都希望在澳洲工作和生活,因此他們考慮申請永久居留權。

有朋友告訴常先生,他認識人可以幫助常先生在澳洲找工作,還可以提供457類簽證計劃所需的擔保人。這位朋友給了常先生一個電子郵件地址,讓他自己去了解更多信息。

常先生按照朋友提供的聯系方式,發送了電子郵件,并立刻收到了一位自稱喬的男子的回復。喬說他可以為常先生在悉尼的一家高級餐廳找一份廚師的工作,并邀請常先生在當地的一家咖啡店見面,為他做詳細介紹。

常先生在當地的一家餐廳見到了喬,后者告訴他,為了敲定這份工作以及相關工作簽證的擔保人,他需要立刻支付5000澳元的費用,然后在工作確定之后再支付5000澳元。常先生覺得這是一大筆錢,因此詢問喬能不能先和悉尼的那家餐廳談談。喬說,他會請餐廳經理給常先生發送電子郵件,說明詳細信息。

常先生很快收到悉尼Roasted Roo酒吧餐廳的山姆發來的電子郵件。山姆說他們希望邀請常先生擔任餐廳主廚的職位,并電郵給他一份雇傭合同的副本。常先生在網上查看了Roasted Roo酒吧餐廳的信息,看起來似乎是家不錯的餐廳。

因此常先生決定約喬再次見面。他們在上次那家餐廳再次見面,常先生給了喬5000澳元以便敲定自己在Roasted Roo酒吧餐廳的工作。

當天晚些時候,常先生收到山姆發來的一封電子郵件,向常先生提供了在Roasted Roo酒吧餐廳工作的正式邀約。山姆在電子郵件中要求常先生再給喬5000澳元,這樣他就會向澳大利亞移民和邊境保衛部提交相關的所有申請文件。常先生按照要求支付了這筆款項。

此后的幾個星期,常先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他也發送過很多郵件詢問情況,但沒有收到任何回復。常先生還向Roasted Roo酒吧餐廳的山姆寫了電子郵件,也沒有收到回復。常先生只好聯系了澳大利亞移民和邊境保衛部,結果被告知他們沒有收到任何相關申請。常先生因此非常擔心,他打電話給悉尼的Roasted Roo酒吧餐廳,想找山姆問問清楚。餐廳的經理說,他們那里根本沒有叫山姆的人,而且他們也不需要廚師。常先生解釋說,山姆曾通過電子郵件聯系過他,并把山姆的電子郵件地址告訴了他們。Roasted Roo酒吧餐廳的經理說山姆的電子郵件地址和他們餐廳沒有關系,他們從沒聽說過這個人。

常先生感到非常生氣,因為他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工作騙局,自己辛苦掙來的血汗錢都被騙了。

場景2 – 您是否在擔任提名的職位?
維克拉姆過去四年一直在澳洲學習。學習期間,他在一家當地餐廳打工做服務員,每兩個星期要工作四十個小時。在他即將結束學業的時候,維克拉姆對自己在澳大利亞的未來憂心忡忡。他想留在澳洲,但他不知道是否有資格申請其他簽證。

維克拉姆的餐廳老板提出擔保他作為餐廳經理??墑俏死反用蛔齬吞?,他只是個服務員。當維克拉姆把自己的擔心說給他的老板聽時,維克拉姆的老板說,他也沒期望維克拉姆做餐廳經理,他們只是告訴移民和邊境保衛部維克拉姆在餐廳擔任經理,并且會繼續擔任該職位。維克拉姆的老板還說自己會準備所有材料。

他說他會幫助維克拉姆獲得留在澳大利亞所需的簽證,不過維克拉姆需要給他30000澳元。這可是一大筆錢,但維克拉姆非常希望留在澳大利亞,所以他決定接受這個提議。

維克拉姆必須先給他老板10000澳元,然后才能提交簽證申請,獲得簽證之后再支付20000澳元。

維克拉姆在簽證申請期間非常緊張,因為他沒有對移民和邊境保衛部說實話。當維克拉姆收到簽證批準的通知時,終于松了一口氣,開始展望在澳大利亞的新生活。盡管30,000澳元是一大筆錢,不過他很高興能留在澳大利亞。

維克拉姆繼續在餐廳擔任服務員和其他職位。在簽證批準幾個月之后,移民和邊境保衛部的監察官員來到餐廳訪問,了解擔保人和簽證持有者是否遵守規定。他們詢問了維克拉姆在餐廳的職位。維克拉姆回答了自己每天在餐廳的經歷以及履行的職責。維克拉姆很緊張,有很擔心,因為他在回答這些問題時有點支支吾吾,而且他知道自己說了謊話。

經過監察審計,移民和邊境保衛部判定維克拉姆在餐廳并未擔任經理,而是擔任服務員。由于維克拉姆并沒有擔任他提名的職位,違反了自己的簽證條件,因此他的簽證被取消。擔保人同樣因為雇傭維克拉姆擔任虛假職位而遭到???。擔保人將無法在未來五年為技術工人提供擔保并且被克以一大筆???。

維克拉姆非常失望。他不僅必須離開澳大利亞,而且因為欺詐行為損失了30000澳元。他還被移民部門告知,因為他的簽證遭到取消,他很難在未來三年內獲得新的簽證。

場景3 – 了解擔保人的職責
薩沙是一名電工,落雷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是她的擔保人。她同意為落雷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公司承諾在兩年后為她申請永久居留權提供擔保。她每周工作38個小時,周薪為1037澳元。她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以及在澳大利亞的生活。

工作三個月后,公司找到她,要求她支付簽證成本。他們要求薩沙共支付12000澳元。如果她拒絕支付這筆錢,他們威脅取消她的簽證,也不會為她申請永久居留權提供擔保。薩沙很擔心自己在澳大利亞的新生活會毀于一旦。

接下來的幾周,因為薩沙沒有立刻同意他們的要求,該公司開始從她每周的工資中扣掉150澳元作為簽證成本。他們還開始要求薩沙工作更長的時間,以及在休息日加班。薩沙每天都精疲力竭,而且因為遭到扣錢,她的工資只能勉強支付房租和各類費用。薩沙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覺得如果自己停止給雇主還款和加班工作,她的簽證可能被取消。

薩沙和自己的同事說了這件事,結果發現他們也被迫向公司提供一大筆錢,而且不得不延長工作時間。似乎,薩沙并非是唯一受到壓榨的員工。

薩沙的朋友發現薩沙對工作非常擔憂,而且很擔心簽證被取消。她告訴薩沙,可以向移民和邊境保衛部舉報雇主的行為。她向薩沙解釋說,薩沙的公司無權取消薩沙的簽證,只有移民和邊境保衛部有這個權力。朋友還告訴薩沙,其實她可以尋找其他工作并請求其他公司提供擔保。

薩沙接受了朋友的建議,通過網站的在線舉報服務向移民和邊境保衛部匿名舉報擔保人的行為。

移民部門官員訪問了薩沙工作的地方,發現落雷公司的員工要向擔保人支付簽證費用。擔保人被禁止繼續提供移民擔保,并移交給公平工作監察官進行調查,因為薩沙和她的同事被迫超時工作。與此同時,薩沙找到了新的擔保人,他們遵守自己的義務并最終為薩沙申請永久居留權提供了擔保。

場景4 – 您是否在提名的雇傭地點工作?
阿卜杜拉希望到澳大利亞定居。他夢想成為澳大利亞永久居民并最終加入澳大利亞國籍。阿卜杜拉認為最好的選擇是通過技術移民的方式加入澳大利亞國籍。問題是阿卜杜拉找不到任何人為他擔保。

阿卜杜拉尋求某位親戚的建議,這位親戚說他認識一個人叫瓦西姆,可以為阿卜杜拉提供擔保。瓦西姆經營著一家大型進出口公司。

阿卜杜拉聯系了瓦西姆,詢問他能否為自己提供擔保。瓦西姆告訴阿卜杜拉,他的公司目前沒有空缺職位,而且也沒錢支付雇傭阿卜杜拉的工資。不過,瓦西姆說他愿意給阿卜杜拉提供擔保,但阿卜杜拉要先付給他20000澳元。阿卜杜拉還要每月給瓦西姆一筆錢。這筆錢隨后會返還給阿卜杜拉,這樣看起來就像是瓦西姆的進出口公司在給阿卜杜拉發工資一樣。阿卜杜拉希望在澳大利亞生活,因此他同意這么做。

阿卜杜拉先付錢給瓦西姆,然后瓦西姆利用自己的進出口公司為阿卜杜拉在澳大利亞工作提供簽證擔保。阿卜杜拉得到在澳大利亞工作和生活的簽證時非常高興。由于瓦西姆沒有為阿卜杜拉提供工作,阿卜杜拉并不在瓦西姆的公司工作。實際上,他在澳大利亞做了一名出租車司機。

這項安排一直持續了幾個月,直到移民和邊境保衛部的官員來到瓦西姆的公司進行例行檢查。他們希望和阿卜杜拉講話,卻發現他不在公司。官員詢問了公司的其他員工,發現阿卜杜拉從未到該公司工作,而是和瓦西姆有某種交易。

幾天之后,移民部門的官員找到阿卜杜拉,詢問這些情況。阿卜杜拉宣稱自己只是在移民部門官員訪問那天生病了,所以沒去公司上班。他否認自己是個出租車司機。調查員進一步詢問了阿卜杜拉有關他在進出口公司擔任的職位以及同事的問題。由于阿卜杜拉從未在那家進出口公司工作,他無法回答這些問題。最終阿卜杜拉和瓦西姆被認定向移民部門提供了錯誤和虛假信息。

阿卜杜拉的簽證遭到取消,而且他至少在三年內不能回到澳大利亞。此外,他也無法拿回付給瓦西姆的20000澳元。瓦西姆則被處以一大筆???,同時禁止其為任何新員工提供擔保。

場景5 – 您是否即將擔任自己提名的職位?
李先生是一位IT網絡分析師。他想找一位457工作簽證的擔保人,以便前往澳大利亞工作和生活,不過幾個月來一直都沒找到。李先生的阿姨金女士在墨爾本經營一家小型IT公司。盡管她因為公司規模和業務性質的關系,不需要招聘IT網絡分析師,但她希望幫自己的外甥一個忙。因此,
金女士決定申請成為457工作簽證擔保人,擔保李先生獲得澳大利亞的工作簽證,盡管她實際上沒有職位留給李先生。

金女士告訴李先生,她無力承擔成為一名457工作簽證擔保人的費用。由于李先生很希望在澳大利亞工作和生活,他告訴自己的阿姨,他自己會支付簽證費用,以及金女士公司成為457擔保人并提名李先生來澳大利亞工作的費用。李先生明白他到澳大利亞之后,他的阿姨無法在自己的公司為他提供IT網絡分析師的職位,但為了申請簽證,他會成為該公司的雇員。

李先生支付了所有相關費用并將所需的全部申請資料提交給移民部門,為金女士公司申請457工作簽證擔保人資格并提名IT網絡分析師的職位。他打算在擔保資格和提名獲得批準之后,申請簽證。

在等待擔保資格和提名申請獲批期間,金女士的公司迎來了移民部門官員的暗訪。這些官員表示他們正在根據資格審查官的要求進行實地訪問,以了解金女士的公司是否滿足457簽證擔保人的資格要求,以及該公司是否需要提名申請中提到的IT網絡分析師職位。

這些官員詢問了金女士該公司從事的業務性質以及所提議的IT網絡分析師的職責。由于金女士并不需要IT網絡分析師,因此她在回答這些問題時有些支支吾吾。結果,這些官員告訴資格審查部門,該公司并不需要IT網絡分析師,他們認為擔保資格申請可能存在問題。資格審查官員因此駁回了該公司的擔保申請,而李先生也無法通過金女士的公司申請簽證。但李先生為擔保資格和提名申請支付的所有費用均不可退款。

您可以做些什么幫助我們阻止簽證騙局?

如果您知道有人參與了移民欺詐,或者正在違法經營一家未登記的移民代理機構,又或者您是移民欺詐行為的受害者,請通過我們的移民在線服務向我們舉報。

可疑的騙局同樣可以報告給SCAMwatch。這是澳大利亞競爭和消費者委員會(ACCC)運營的一家獨立網站。

如果您曾被澳大利亞境外的任何個人或團伙詐騙,您還可以考慮將相關事件報告給當地警方或所在國家的消費者?;せ?。

 
上一篇:到了非洲,中國企業怎樣“站穩腳跟”
下一篇:對外承包工程項下外派勞務法律問題淺析